编者按:

4月17日晚,易到创始人兼CEO周航公开声明称易到存在资金问题,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随后,易到与乐视随后回应称并未挪用资金,是周航诽谤,双方就此展开互撕。

【事件】周航与乐视的恩怨情仇

周航与乐视的600天:为何从合作者变成了仇人

     2015年10月20日,在乐视以70亿美元、占据70%股权入股易到用车时,有人笑问易到用车创始人兼CEO周航——“乐视的钱你都敢拿?”

     周航其实不太敢,所以在2015年初,他做了最后一搏——与海尔产业金融成立合资公司“海易出行”。由海尔提供资金、易到提供运营资源,目标“突破传统汽车租赁公司的发展瓶颈,实现盈利模式、业务模式和融资模式的创新”,期望在2017年达到80亿元的资产规模。[详细]

乐视易到恩怨难解 13亿资金挪用成“罗生门”

    当时,面对融资几十亿美元的滴滴、亿元级别补贴的优步,在专车领域起步最早的易到用车第一次感到生存威胁。2015年10月,乐视用7亿美元收购易到70%股份,易到很快也大张旗鼓加入了网约车的补贴大战,进行了力度颇为诱人的“充多少赠多少”充返活动,订单量和收入也直线上升。

    不过,豪掷千金似乎只能带来短暂的蜜月期,“烧钱”模式难以为继使得双方矛盾激化。[详细]

易到危局中再遭CEO“补刀” 14亿元贷款委托方透露真相

    易到遭遇打车难以及司机提不出钱的问题,已经引起广泛关注。对此,易到CEO周航公开在声明中称,“易到当前确实存在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元”。对此,易到以及乐视方面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乐视从未挪用过包括易到用户充值在内的任何资金,而且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

    在易到与乐视控股就周航“恶意诽谤”的联合声明中称,周航所指的13亿元是2016年11月份,在易到单独贷款困难的情况下,乐视控股以名下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详细]

    【相关阅读】易到贷款委托方独家回应:借款时已明确资金分配

    周航朋友圈回应:希望乐视能直面易到的困境

    乐视回应周航:未挪用易到资金 13亿用于汽车系约定

    周航:易到资金问题最直接原因是乐视挪用13亿

【疑问】乐视周航互撕背后的四大疑问

周航贾跃亭反目触发危机 易到急寻接盘侠"充值"

    虎毒不食子,周航为何难为“亲儿子”?因为它早已深陷资金链困局。

     从周航的声明来看,其态度主要为:易到缺钱是乐视的错;易到并非没人要,仍有人想投资。

    事实上,财务问题一直是悬在乐视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为了缓解危机,乐视已经削减了许多投资计划,并寻找了新的投资方。近日又有媒体称,为了补充资金,乐视还将位于加州圣何塞的美国总部大楼出售给另一家公司。[详细]

乐视周航互撕背后的四大疑问:周航为何此时发难?

    疑问1:司机提现有多大资金缺口?

    记者随机询问了几名车主,发现尚未提现的金额从几千元钱到几万元钱不等。北京易到车主宋先生告诉记者,易到车主端从春节以后,提现就一直出现问题。“有时很快就能提现,有时好几天都提不出来。”[详细]

    疑问2:乐视是否挪用易到资金?

    多位从事银行对公业务的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单从易到与乐视的声明看,还不好判断是否挪用。因为联合声明没有解释“双方”是指贷款银行与贷款主体易到,还是指称易到与乐视控股。[详细]

    疑问3:曾经的“完美结合”为何走到今天?

    4月18日,一位乐视体系的投资人透露,易到本来将要融资,马上要签约了,已经沟通差不多。这位投资人从投资圈朋友中了解到,周航想低价入股,但乐视不愿意。不过易到将要融资的说法并未获得易到方面的确认。

    易到与乐视的关联产生于2015年10月。随着专车大战愈演愈烈,易到也需要弹药补充。易到与乐视牵手被业内认为是完美结合。[详细]

    疑问4:周航为何此时发声?

    易到引入乐视是为了解决资金紧张难题。没有意料到的是,乐视虽然摊子大,但其背后的资金紧张更是一团乱局。

    去年11月,贾跃亭就已经承认乐视资金链出现问题,同时乐视股价也在下跌,贾跃亭的股权质押带来的资金压力不断成为媒体热议的焦点。[详细]

【现象】易到司机提现难 乘客打车难

乘客打车难司机提现难 易到专车成都司机停止接单

    易到的一名专车司机赵师傅告诉记者:“能打到车才怪。易到目前在接单的司机非常少,因为现在易到提现困难,司机们都担心最后拿不到钱,所以很少有人愿意接单。”赵师傅表示,自己去年5月左右开始跑易到,去年春节前后就感觉提现有点儿困难了,但因为之前没怎么跑,也没在意。到了今年3月又试着跑了一下,结果跑了几周发现提现很困难,自己只提到过一次,感觉全是靠运气。“现在我易到账号里还有两千多元没提出来,不提现自己根本不敢跑了。”[详细]

易到司机提现难 企业无网约车牌照涉嫌非法运营?

    “上海易到司机提现已经很困难了。”这是林师傅在微博上的感叹,去年6月加入易到的他,至今仍有数百元的辛苦费无法提取。“我单子接得不勤,做得也不多,但圈里有司机至少有几千块拿不出来。”

    林师傅告诉记者,他从今年2月份起,曾在规定时间内,连续提现十余次,均以失败告终,但也有少数人能够提现成功。[详细]

【行业】网约车价格上涨 打车难再现

滴滴快车涨价与出租车价格相同:廉价网约车已成历史

    出行市场的每次价格变动都会引来外界广泛关注。4月10日,滴滴出行推出“分时计价”模式和新计费标准,起步价和里程价都做出相应调整。记者查询滴滴出行App发现,目前北京滴滴快车业务分为普通型和优享型,其中,普通型快车调整后的计费标准为:里程费1.6元/公里、时长费0.5元/分钟、起步价13元,超过20公里后,加收0.8元/公里远途费;优享型快车计费标准为:2.3元/公里、时长费0.6元/分钟、起步价13元,超过20公里后,加收1元/公里远途费,21时-次日6时加收0.9元/公里夜间服务费。[详细]

“打车难”再现:传统出租车闲置 网约车应答率低

    上海不少消费者反映,春节前曾加价30元还打不到车,普通扬招更是“痴心妄想”。滴滴出行数据显示,1月23日上海的快车订单响应率不到60%,为滴滴主要运营城市中应答率最低。

    业内分析,春节期间,在途网约车数量有所减少。这使得节前的用车需求全部加在了出租车上,导致严重的供求矛盾。[详细]

【展望】易到生死未卜

易到何以破局?贷款细节资金兑付安排仍然成谜

    2015年10月,乐视正式“入主”易到,成为后者控股股东,彼时,易到在移动打车市场上相对弱势。

    自2016年三四月起,易到开始启动大规模“充返”补贴。易到前员工方明(化名)告诉记者,易到内部寄望于通过补贴冲单量,让易到顺利获得新一轮融资,2016年6月,易到宣布日订单量达到了百万。现在回头看,那是乐视入主后易到的巅峰。[详细]

乐视周航隔空呛声谁在说谎 易到走出困境或要靠自己

     一位不愿具名的互联网分析人士因此表示,当乐视控股自身已经资金吃紧,甚至融资困难的情况下,倘若易到资金问题进一步扩大,是否还有资金分流去“拯救”易到不免是个问题。 “因此易到能否走出困境,很可能还是要靠自己,比如再度对外融资。”上述分析人士说。

    此前,已经有消息称,易到正在筹划新一轮融资,用于乘客及司机端运营补贴、营销及生态协调等四个方面,预计融资总规模则达60亿元。[详细]

【盘点】合伙人反目案例

山水水泥昔日合作者“反目” 配股方案分歧是导火索?

    据了解,一年前,天瑞水泥在二级市场豪掷62亿港元疯狂抢购山水水泥28.16%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当时,以宓敬田为代表的职工股东正与前任董事长“对掐”,天瑞水泥与之结成了联盟,共同改组了山水水泥董事会,罢免了前任董事长。此后,宓敬田以山东山水集团副董事长身份主持全面工作。[详细]

中科云网实控人自曝与董事长反目始末:曾是多年好友

    孟凯和王禹皓曾是一对相识多年的好友。彼时的孟凯,身陷债务危机,被视为擅长做重组的王禹皓被孟凯看做自己和公司的“救命稻草”。[详细]

金浦钛业实控人兄弟反目深交所追问详情

    郭金林近日向深交所投诉金浦钛业。郭金林称,因郭金东屡屡违约,侵犯了其合法权益,已于4月8日函告郭金东解除《一致行动人协议》,且函告已于4月11日送达,送达之日起其与郭金东不再是一致行动人,但金浦钛业未对此进行披露。[详细]

本期编辑:郑娟璇 许洁   405912624@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