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指定创业板信息披露网站  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报纸  中国银监会指定披露信托信息报纸  中国保监会指定披露保险信息报纸  证券日报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公司产业 > 上市公司 > 正文

乐视网换届新老划断 孙宏斌“入主”进入倒计时?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更新时间: 2017-07-18 06:06

 

    7月17日,乐视网(300104)临时股东大会极为戏剧化。供应商把“讨债”现场搬到了股东大会现场,一度冲击股东大会会场大门,而乐视网股东大会15分钟就匆匆结束,但是这并不妨碍危情中的乐视网完成新旧“掌门人”更替。而已经辞去乐视网职务的贾跃亭仍在美国,归国时间未定。

    孙宏斌虽然还未正式当选乐视网董事长,但从董事会组成上他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乐视网“新掌门人”,而未出席的贾跃亭彻底从乐视网管理层消失。

    但是这并不能立刻让乐视就此起死回生。受资金问题拖累,作为乐视体系中优质资产的乐视网也预告2017年上半年亏损6.4亿元。面对这样的乐视网及乐视体系,孙宏斌已开始对上市公司体系的“新乐视”与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老乐视”进行切割。

    但是关联交易复杂,乐视网品牌与信誉已受影响,让孙宏斌的“新乐视”备受掣肘,轻装上阵已是不可能。

    闹剧:供应商现场讨债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现场直击了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乐视网临时股东大会原定下午2点正式开始,但下午1时许,伯豪瑞庭酒店宴会厅门口就已经围满了人。除了媒体记者之外,大部分都是被乐视系公司拖欠款项的供应商。从多地赶来北京股东大会现场前来讨债的供应商们围堵在大厅,几乎占据了整个签到台位置,不少人手里高举着“声讨书”,纷纷要求贾跃亭“给个说法”。

    前来讨债的供应商在股东大会之前主动接受记者采访。有人士透露,2016年4月左右成为分水岭,乐视移动开始以需要董事会签字等理由为名推脱结款。据说,乐视移动总计拖欠供应商款项约3300万元。

    13点50分:股东大会进入正式准备阶段,虽然入场门口有不少安保人员拦截,但是仍然被前来讨债的一众供应商们围得水泄不通,他们情绪激动,振臂高呼“乐视!还钱!乐视!还钱!”并不时与现场安保人员发生言语和肢体冲突,最终冲破安保“防线”,冲至股东大会会场门口。

    14时许,乐视网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现场大门紧锁,并有警力赶来维持秩序。现场一片嘈杂混乱之中,乐视控股工作人员赵磊出面与供应商“对话”。他表示,对于乐视移动欠的钱,贾跃亭都认,现在正在想办法解决,只是还没找到合适的方案。“我们压力也很大,需要给我们一定的时间,我们可以保证每周甚至每天都与供应商沟通。”

    虽然赵磊多次澄清“乐视网的股东大会跟乐视移动不是一回事”,但在场供应商回应称,不管是什么,反正只认“乐视”。

    股东大会现场,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现身,但贾跃亭身在美国,没有出现在现场。有股民迅速聚集到孙宏斌周围,与之合影自拍,孙宏斌面带笑容,也配合合影。

    而在会场外,一众讨债的供应商情绪没有平复,还有部分供应商静坐示威,后被逐渐增加的警力劝散。警方提示大家:各供应商应文明讨债,合理合法维权。

    14点18分,赵磊二度现身。他表示,虽然乐视已经建立起相关沟通机制,但是目前仍然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和答案。

    证券时报记者向赵磊提问:“非上市体系实体是否有能力替乐视还款?”他表示,目前不能给出明确答案。赵磊同时肯定地说:“贾跃亭肯定会回国,但是具体时间尚不确定。”

    14点48分,股东大会会议现场先后闭灯、关门,乐视网2017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散场。

    几乎所有供应商迟迟没有离开,大家都在等待股东大会的最终结果。有供应商表示,不管公司姓“贾”还是姓“孙”,乐视欠的债,他们会追偿到底。

    新主:孙宏斌控盘乐视

    根据乐视网今天临时股东大会通过的议案,孙宏斌、梁军与张昭当选乐视网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这也标志着孙宏斌成功控盘乐视。

    孙宏斌的入主并非一蹴而就,在此之前已经在高管人事层面布局。

    2017年4月19日,乐视网宣布融创中国风险管控中心高级总经理刘淑青成为乐视网非独立董事。刘淑青在乐视网董事会中具备否决权。

    6月19日,乐视网公告称,经公司第二大股东嘉睿汇鑫(由融创中国实际控制)提名,乐视网董事会同意选举郑路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独立董事。

    加上这次成功当选的孙宏斌本人,融创在乐视网董事会的席位已经达到3人。而且此次当选的另外两位非独立董事梁军与张昭也在孙宏斌掌控之下。

    据乐视网知情人士透露,接贾跃亭上任乐视网CEO不久的梁军,就是在孙宏斌的支持之下成功当选,成为孙宏斌在乐视业务转型上的实际执行者。

    而乐视影业方面,由于贾跃亭实际控制的乐视控股将其在乐视影业的99.94%股权质押给融创,加上融创此前150亿入股乐视获得乐视影业21%股份,融创实际持有乐视影业的股份达到42.8%,在所有股东中持股最多。而且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孙宏斌有意让张昭统管乐视上市公司的内容,负责日常运营。

    如此看来,孙宏斌在乐视网董事会中能有效掌控的董事席位已经达到八席中的五席。所以,孙宏斌已经从事实上掌控乐视网董事会。

    失势:贾跃亭出局

    昨天贾跃亭身在美国,并未出现在临时股东大会现场。

    面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提问,现场乐视控股方面代表赵磊表示,贾跃亭目前仍在美国筹措资金,解决乐视控股掌控的非上市体系资金问题。此外,他还坚称,贾跃亭会回国,但是回国时间未定。

    虽然,贾跃亭仍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并且是掌控乐视非上市体系的乐视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但是目前贾跃亭已经从乐视“权力圈”消失。

    7月6日上午,面对近期遭遇的资金困境、招行挤兑、资产冻结和跑路传闻,贾跃亭在微博发声称,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但是当日晚间,贾跃亭即辞去乐视网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一切职务并退出董事会,担责之说撑不过一天,让人侧目。

    前述乐视网内部人士称,这不仅是贾跃亭公关团队失误,更是贾跃亭本人对乐视员工、用户、客户与投资者的信用破产,贾跃亭已经在乐视失去足够话语权,无力维护此前塑造的形象。

    而17日临时股东大会之后,贾跃亭辞呈正式生效,贾跃亭不再是乐视目前核心资产乐视网的高管。虽然其目前仍然是乐视网第一大股东,该内部人士称,贾跃亭的大部分股权已经质押,这部分股权会否由孙宏斌出钱接盘,就此成为乐视网第一大股东,还得看贾与孙之间的谈判结果。

    不过,孙宏斌在此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表示,乐视非上市公司体系股权怎么弄,上市公司体系的股权怎么弄,是“新乐视”主要问题。可以看出,孙宏斌对乐视网股权非常在意。

    暗礁:关联交易

    在乐视完成高层的更替之后,随着上市公司体系的“新乐视”与非上市公司体系的“老乐视”切割逐步完成,资金问题或许已经不是乐视最大的问题。

    孙宏斌在17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也表示,目前的“新乐视”(乐视网、乐视致新与乐视影业)是比较稳定的,资金不是问题,主要的问题是关联交易等。

    梳理乐视网近年披露的关联交易,就可以清楚地看到,乐视网的部分资金通过关联交易流向了乐视各生态子公司,这样的“互相捧场”,塑造出一种各个业务都欣欣向荣发展的假象。

    从数据上看,乐视网关联交易金额,在几年内疯狂增长数百倍。2013年,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的金额是1115.09万元,从关联方采购的金额则是2065万元。到2016年,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和采购的金额分别飙升至128.68亿元与74.8亿元。

    四年之间,乐视网向关联方销售的金额同比增长约1153倍,而从关联方采购的金额则同比增长了约361倍。

    虽然关联交易本身无可厚非,但是交联交易占比过大,极易滋生利益输送与业绩造假。

    其中,乐视上市体系中有多少“水分”仍不得而知。一位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的互联网行业券商分析师曾表示,类似乐视这样的以智能硬件与内容消费为主的互联网公司,关联交易一般不会太大,尤其是智能硬件产品难以在自身平台大量销售的情况下,这种关联交易急速增长的情况出现,显得比较异常。

    孙宏斌担忧的可能正是乐视网中关联交易造成的业绩注水问题。这才是乐视网资金问题明面之下的“暗礁”。

    利剑:乐视网股价暴跌风险

    资金问题,对于“不差钱”的孙宏斌来说不是难题。关联交易,也尚能通过内部财务梳理清晰。但是乐视网复牌之后的股价,却是悬于孙宏斌头上的“利剑”。

    从去年11月乐视危机以来,乐视网股价从45元上下,跌至4月停牌时的30.68元,总跌幅高达30%以上。贾跃亭质押的股权曾数度传出爆仓风险。

    目前乐视网方面一直以重组事宜为由停牌,并且也以此为由延期复牌。但是投资机构并不买账,此前已有19家基金公司下调了乐视网估值,基金公司普遍按停牌前收盘“3个跌停”估值。

    如果在品牌与信誉受损之后,乐视网估值再迅速缩水,大小股东的恐慌或将持续,这对于接盘的孙宏斌而言也是难以承受的。

图说天下
中国资本证券网-实事内容页右侧栏

版权所有©中国资本证券网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10号 京ICP备12049052号 京ICP证100487号

资本证券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2031700 网站电话:010-84372800 网站传真:010-84372566 电子邮件:webmaster@ccstoc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