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指定创业板信息披露网站  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报纸  中国银监会指定披露信托信息报纸  中国保监会指定披露保险信息报纸  证券日报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财经频道 > 风云人物 > 正文

专访天空卫士创始人刘霖:一个不想成为颠覆者的“野心家”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中国资本证券网  更新时间: 2017-09-27 16:46

    本报记者 谢岚

    大学专业是国际经济贸易,却一头扎进了网络安全产业;放弃安逸、高收入的外企高管职位,转而踏上创业险路。在人生走出一大圈之后,曾经的三线子弟刘霖才发觉父辈的往事在自己身上打下了如此深刻的烙印:激情燃烧的岁月、质朴的家国情怀、还有筚路蓝缕的创业精神。

    现在刘霖的身份,是网络安全公司天空卫士的创始人、CEO。作为一名创业者,他颇为反套路。相比梦想和人生价值、机遇和风口这些创业热词,触发他创业的关键词却是“难受”。“在外企做信息安全产品时,很多客户是国企,他们都会询问我一个问题,这个产品我们都知道很好,也知道中国没有,但你能让我看一看代码吗?能保证里面没有任何问题吗?可我无法向他们证实我卖的产品是绝对安全可控的。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夹在中间很难受。”

    另一方面,当很多互联网创业者言必及超车、颠覆之际,他坦言,信息安全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需要长期的经验和技术积累。目前国外的信息安全公司相比国内企业已经建立了很明显的技术领先优势。因此天空卫士现在首先要做的是成为硅谷领先同行的跟随者,以此确保不会走错路。“我们从来不认为自己会成为行业的颠覆者,或者说会成为全球第一。”

    正是“把顶级的网络安全技术掌握在中国自己手里”的念想让刘霖与360企业安全集团、华创资本、国投创业等投资方一拍即合,成立仅两年多时间,累计融资已达到1.5亿元,领跑国内同类型初创企业。稳健务实的发展策略,也让天空卫士在深层内容解析的基础上,推出了基于统一内容安全(UCS)平台的系列DLP数据防泄露和增强型Web安全网关产品,进一步缩小了国产新一代信息安全技术与国外的差距。

    “网络没有国界,但网络安全是有国界的”

    如果刘霖的人生是一面棱镜,那么通过它能够看到许多大时代变迁的影像。上世纪70年代,刘霖出生于一个科研工作者家庭,他在苏州度过了自己的幼年时期。但很快这个家庭响应国家“三线”建设的号召西行入川,他也由此成为所谓的三线子弟——这个特殊历史造就的特殊群体中的一员。

    95年大学毕业后刘霖就短暂地创过两次业,第一个公司搞系统集成,第二个算是中国最早把Smartphone引进中国的公司。“那时不叫创业,就叫开公司,哪有什么商业计划,直接哥几个攒一个摊儿开始做了。”

    屡败屡战,创业虽然不了了之,但给刘霖留下两大“遗产”:跟创业比,外企的压力就不叫压力,锤炼出了不怕事的心性;对企业文化、管理风格有了思考。

    本世纪初,对许多年轻人来说,去外企是一件很风光的事。创业失利的刘霖幸运地加入一家美资企业,开始了自己的外企生涯。此后15年间,他先后任职多家国际知名科技公司,在内容安全和应用交付领域积累了深厚的经验和资源,到再度创业前已是全球领先的整合Web、信息和数据安全防护解决方案提供商Websense的中国区总经理。

    然而,在网络安全类外企待得越久,刘霖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虽然网络没有国界,但网络安全是有国界的。”

    “做国外的信息安全产品,其实跟中国自主安全可控的信息安全发展理念是冲突的。”当频频面对文章开头那种“难受”情形时,刘霖明白,这是因为对于自己来说,“中国人”不仅是一张身份标签,更是深埋内心的情怀。

    另一方面,虽然中国已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信息安全行业的发展却与中国的经济地位很不相称,全球一百强的网络安全公司里,几乎找不到中国公司。

    “老外都不愿跟中国公司谈技术交流和合作。一是觉得中国公司没有技术;二是担心中国公司剽窃、山寨技术和产品。加上网络安全本身已成为国家安全的一部分,所以很多中国公司也想并购国外网络安全公司,但其实根本买不到。”刘霖感慨:“如果不把这些东西掌握在自己手里,指望别人做技术转让,不可能的,最多只能把一些很落后的东西给你。但网络安全就是国家安全,你的技术落后了,落后一定会挨打。”

    三十多年前,刘霖的父亲远赴四川建设“三线”,他最后一个设计是参与设计了中国第一个核电站核反应堆的输送系统。当年老一辈科研人员收入非常低,与如今互联网行业的高薪不可同日而语,但他们依然殚精竭虑地掌握了相关技术,还节约了大量的资金成本。

    “从金钱的角度来说,父亲无疑是平凡的,但从技术的角度,从贡献的角度,我的父亲是我们家族的骄傲,因为他为中国的科技进步贡献了属于他的全部力量。”

    当刘霖动念离开外企,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的时候,他不可避免地想到曾经为中国国防和科技事业奉献了青春和才智的那一代“三线”人,也不可避免地有一种继承父辈精神的使命感。

    “有意义的事情就是,让中国在网络安全方面不再被别人卡脖子,真的自己拥有可以跟国外并驾齐驱的技术。而对于天空卫士来说,我们的使命就是做一家值得全球同行尊重的中国网络安全公司。”

    一个小时360拍板投资坚定地走技术驱动路线

    在刘霖再度创业的路上,国内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360也扮演了重要角色。

    “当时360对收购Websense很感兴趣,但外国同事直接把这事否了,说不可能的,即便是我想卖,美国政府也不会同意。”

    360副总裁谭晓生也曾表示,近年来国外安全厂商纷纷推出统一内容安全(UCS)技术来升级传统的信息安全技术,重新打造信息防护体系,但遗憾的是在这个领域里看不到国产技术的身影。其考察了国内的数据防泄露产品,发现没有一家是真正掌握了UCS核心技术的DLP产品,就逐渐萌生了把这样的技术完全国产化的念头。

    “360企业安全的整个产品体系里需要内容安全这一块,所以来跟我谈说,你能不能做。”双方一拍即合,最后刘霖用两个晚上写了一份商业计划书交给谭晓生,“当时是在一家星巴克咖啡馆,我讲,老谭笑眯眯看着。一个小时就谈完,正式表示他们投了。”

    “之后还有一点波折,我最早找的那些技术牛人,因为担心创业的压力,到最后一个环节退却了。对于我们这样的初创企业来说,技术是最重要的。那怎么办?牛人都不来了,干脆去找更牛的人吧。”他直接找到当时Websense的研发团队负责人,俩人聊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定了一起干。

    回望创业两年的历程,刘霖还是表示,对天空卫士来说,融资的压力并不大,“圈子里那么多人脉,缺钱总能找到钱”,真正的压力还是来自技术领域。

    这位大学学国际经济贸易,销售大拿出身的创业者,却对技术有着极强的“执念”,并一直保持着高度的敏锐性。

    “这两年国外的安全技术随着大数据和云计算的使用,突飞猛进,你能不能跟随和保持一个领先性?我们最大压力是在这里,所以也不停在这方面投入。”

    目前,天空卫士已建立起150人的技术团队,是国内最大的内容安全研发团队之一,研发投入过亿元,这一力度在国内初创企业中也较罕见。

    “我们最核心的战略,就是要把顶级的安全技术掌握在中国自己手里,并在全球的安全圈里做出中国人应有的贡献。”

    据悉,目前天空卫士的投资方包括360企业安全集团、华创资本和国投创业等,从天使轮到A轮累计融资额为1.5亿元。明年年初公司将启动B轮融资,预计规模将更大。对于融资投入方向,刘霖表示依然是技术研发。

    “我们做的是新一代网络安全,里面有很多新的技术。比如说机器学习的团队还得扩,未来会有一个上百人机器学习的团队;我们的安全实验室要扩大;另外还要和国外做技术交流和整合,这都意味着大量的投入。”

    信息安全不靠嘴炮没想过当颠覆者

    在互联网的今天,很多创业者都梦想做“颠覆”性的产品和模式。另一方面,一位00后创业者日前称:“三四十岁的老一辈企业家,已经不理解互联网了,因为他们都老了。”

    作为一名浸淫网络安全行业多年的前高级职业经理人,现创业者,刘霖对此并不以为然,“我们对标的是硅谷顶级的安全公司,基本上这个圈子里,是有技术逻辑的。”

    在他看来,信息安全特别是企业信息安全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特别是防御技术,比攻击技术要更为复杂。攻击可以从某一个点攻破,但是防御是一个整体,要保证每一个点都不被攻破,这需要长期的经验和技术积累。因此,“年轻的小黑客是不可能做一个世界级的安全公司的。”

    同时,国内目前所谓的颠覆传统行业的互联网公司,几乎都是业务模式的颠覆。但国外的信息安全公司,都是技术驱动型企业。而目前全世界最顶级的技术人才,最顶级的风险投资也都在硅谷。“中美之间信息安全的差距基本上是以五年、十年计。我们研发投入过亿人民币,但在硅谷做一个上Gartner象限图产品,没有三五年时间,没有六七千万以上美金的投入想都不用想。中国的90后00后要想颠覆这个体系,恐怕得先想一想,你颠覆的点在哪里?如果我真正相信有年轻人会颠覆这个东西,那也会来自于硅谷。”

    刘霖直言,与其整天想着颠覆、超车,不如踏踏实实地思考怎样才能赶上硅谷水平。因此对于天空卫士,他也奉行一种风格更加稳健务实的发展思路和策略。

    “我们对标全球一流的顶级的网络安全公司的技术,当他们做预研的时候,我们知道这个信息,他们做研发的时候,我们在做预研,等他们做出来推向全球的时候,我们做完研发了。这样我们会比他们慢大概一到两年的时间,但是会比国内领先两到三年。”

    “硅谷的技术已经是全球最领先的了,科技体系鼓励你试错,那些活下来的就活得更好,死了就死了。中国的信息安全行业现在很难超越或者颠覆硅谷,那就跟随,确保你不会走错路。在信息安全这个圈子,技术是实打实的,不能搞大跃进,更不能搞嘴炮。所以就天空卫士而言,从来不认为我们会成为行业的颠覆者,或者会成为全球第一。”

    天空卫士的目标很简单:技术上紧跟硅谷领先同行并将之国产化后,在中国企业用户里替换掉那些洋产品。

    “像中国国航、顺丰快递、平安集团以及三大运营商,这都是我们的用户或者目标用户。这些客户或许现在对国产产品还有顾虑,但是我们的目标很坚定,就是替换洋产品。”

    “明年的销售数字就会过亿人民币了。”刘霖对此显得颇有野心,“技术水平决定发展。你做不出来,老外就会欺负你,卡你脖子,你做出来了老外就会来跟你谈,希望更便宜卖给中国,因为没办法垄断了呀。我们希望到2019年销售规模能够做到三到四个亿,帮更多的中国企业实现高品质的数据安全自主可控。”

(谢岚)

图说天下
中国资本证券网-实事内容页右侧栏

版权所有©中国资本证券网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10号 京ICP备12049052号 京ICP证100487号

资本证券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2031700 网站电话:010-84372800 网站传真:010-84372566 电子邮件:webmaster@ccstoc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