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指定创业板信息披露网站  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报纸  中国银监会指定披露信托信息报纸  中国保监会指定披露保险信息报纸  证券日报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经济 > 正文

岁末资金市场味道不同以往 资管产品来借钱 银行说NO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更新时间: 2017-12-23 05:43

    2017年年末,资金市场的“味道”有些不一样,受影响最大的是非银机构和小银行。

    非银部门要从大银行借入1月期的资金,利率已经飙至年化7.5%以上。部分银行明确表示,只借给公募和自营,不借给资管产品。业内人士认为,针对年底的流动性压力,各金融机构已有应对经验,而且当前监管更贴近市场,央行会适当投放流动性。机构比较一致的预期是,2018年需按相关部门要求,主动适应金融去杠杆的强监管环境。

    防范流动性风险

    “流动性管理办法出台后,3个月以上同业存单利率连创历史新高。”临近年底,某股份制银行支行长赵勇(化名)颇为焦虑。即使利率飙升,小银行的交易员仍高呼:“多贵也要续上!”

    12月6日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流动性新规”)。流动性新规通过增设流动性管理指标、明确细节、“查遗补漏”的方式,提升了银行流动性风险监管要求。

    在赵勇看来,这是促使年末流动性紧张与往年不同的重要原因。流动性新规新增了流动性匹配率指标,重存贷,抑同业。银行为达标,会相应调整资产负债结构,提高传统存贷业务占比,对于一般性存款等稳定性负债的需求加大,从而缩小表外理财融资负债需求,各家银行对存款的争夺更加激烈。

    同时,流动性匹配率是所有商业银行都要达标的监管指标,银行同业业务期限结构面临调整,需加大同业负债和同业存单的久期。

    “最直接的影响是三个月以上期限同业存单发行需求大幅增加。”赵勇说。

    同业存单是存款类金融机构在全国银行间市场上发行的记账式定期存款凭证,发行后可以进入二级市场流通,也可作为质押品进行质押式回购交易,是利率市场化的一个重要试点工具。

    近两年来,国有大行实际上成为央行向市场注入基础货币的主要渠道,中小银行很多时候通过发行同业存单从大银行获得资金。

    通常,中长期同业存单利率高于短期同业存单利率,风险高的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利率高于风险低的银行发行的同业存单利率。因此银行存在着发行短期同业存单、购买长期存单,或购买风险更高的同业存单进行套利的空间。

    “期限错配导致部分银行发行的短期存单到期后必须继续发行。”赵勇介绍。

    截至21日,12月以来同业存单发行规模达1.6万亿元,按照当前节奏,12月同业存单发行规模大概率突破2万亿元。目前,1个月、3个月、6个月同业存单发行利率已连续14个交易日超过5%,创出2015年4月以来的最长纪录。

    “发行利率高,说明小银行资金需求迫切,这些银行的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赵勇说。

    非银融入压力大

    “我前两天去借期限1个月的资金,某银行说,7.5%出借。最近钱是贵了点,长的贵,短的也贵。其实市场上有钱,但都想出借期限长的,利率动辄6.5%以上。短的为啥贵?因为没人出,7天价格飙到5%以上很正常。”某券商固收部人士小杨说。

    他介绍,除了价格飙升,资金出借方会强调,只借给公募、自营,不考虑资管产品。

    赵勇分析,出现这种情况是资管新规叠加流动性新规产生的“共振”。

    之前,中小银行由于信贷需求以及资金管理能力有限,有时候会把通过发行同业存单筹措来的资金委托券商、基金和私募等代为管理。而这些委外机构将大量资金配置于债券类或权益类资产。随着套利环节的延长,需要更高收益率的产品支撑整个套利链条的延续。最终只能加杠杆、加久期和降信用,以牺牲流动性和信用来增厚利润。

    9月,证监会发布《公开募集开放式证券投资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规定》,其中明确“同一基金管理人管理的全部货币市场基金投资同一商业银行的银行存款及其发行的同业存单与债券,不得超过该商业银行最近一个季度末净资产的10%。”此规定一出,货币基金即开始下调同业存单占比。

    结合人民银行11月发布的《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管新规”),与此次银监会发布的流动性新规中三个指标的计算与风险资本计提均有显著关联。在资管新规落实之前,各银行已经主动减少了理财产品的嵌套。

    某银行交易员称,跨年14天利率再创本周新高。即将突破两位数的跨年利率显示,非银融入跨年资金的压力很大。而且非银机构的结构性融入压力可能会持续到年末。临近年底,机构交投意愿不强,跨年资金融出方多为基金类机构,大行目前很少有跨年资金融出。

    金融去杠杆在路上

    “针对流动性紧张,各类金融机构已经积累不少应对经验,而且当前监管更贴近市场:市场资金紧的时候,央行会适当投放流动性;松的时候,就适当收回一些。”某信托公司的投资总监表示。

    银行业金融机构比较一致的预期是,2018年需按照银监会流动性新规与资管新规要求,适应“金融去杠杆”的强监管环境。

    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表示,在金融去杠杆过程中,今年4、5月,金融系统大概1.5万亿元的交易结构得到了解散,也就是“去杠杆”,城商行卖掉9千亿元,农商行卖掉5千亿元。留下来大多是浮亏状态的嵌套资管产品,怎么清理?这是一个博弈过程。

    他指出,从2014年到2016年,整个金融系统内部资产的年度复合增长率是17%,远超国民经济其他三个部门。可以说2014年之前是地方政府、国有经济部门在加杠杆。2014年到2016年加杠杆的主力是金融系统内部。“我们享受了两年零三个季度的债市牛市。但是从去年8月开始,金融市场收紧流动性,一直绵延至今。”刘煜辉说。

    现在影子银行受到强力挤压,意味着资金运用和资金来源之间天然的缺口会显现化,它的压力会外泄。外泄出来对应的就是利率的上升,就是债券熊市。

    有监管部门官员做过一个形象的比喻:“金融去杠杆是市场的博弈,我们的策略是煮面条:煮面条第一次水开,面条煮不熟,一定要往里面加凉水、再开、再加凉水、再开……反复几次这个面条就煮熟了……每一次加压要摧毁一批市场交易者的顽固意志。持续多长时间很难说,资管新规给了一个期限,2019年中期。”

图说天下
中国资本证券网-实事内容页右侧栏

版权所有©中国资本证券网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10号 京ICP备12049052号 京ICP证100487号

资本证券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2031700 网站电话:010-84372800 网站传真:010-84372566 电子邮件:webmaster@ccstoc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