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指定创业板信息披露网站  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报纸  中国银监会指定披露信托信息报纸  中国保监会指定披露保险信息报纸  证券日报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经济 > 正文

外汇占款和人民币汇率趋稳 货币政策主动性空间扩大

文章来源:新浪综合   更新时间: 2017-08-19 08:13

    从外汇占款变动情况对货币供应量的影响来看,在2015年以前,人民币稳步升值期间,外汇占款增加较多,成为货币供应量的主要增量来源之一。

    “而近两年来,受人民币贬值预期因素影响,外汇占款持续负增长,其对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基本上是负贡献。”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副总经理仇高擎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

    不过,得益于今年以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趋稳并升值,今年2月份以来,外汇占款保持低速波动,降幅较去年同期大幅缩小。今年7月份,外汇占款环比减少46亿元。

    江山金控绿色金融研究所所长、首席研究员李建军对本报记者表示,7月份,外汇占款降幅很小,符合预期,再加上外汇储备连增6个月,说明现在外汇市场比较平稳,外汇占款对于货币供应的扰动作用趋于稳定,货币政策独立性空间提升。

    货币政策被动情况有所改善

    李建军表示,2015年以前,由于外汇占款增加而形成的基础货币较多,货币政策相对被动。

    在此背景下,人民银行实施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定价机制改革,更多地让市场决定汇率走势。李建军表示:“这样一来,决定权交给市场,外汇占款相应减少,前期央行货币政策被动的情况有所改善。”

    同时,央行也主动出击,积极作为,创新货币政策工具,包括逆回购、常备借贷便利(SLF)、中期借贷便利(MLF)等。李建军表示,从短期(隔夜)到中长期(1年左右)的货币政策工具体系已经形成。

    今年上半年,央行累计开展MLF操作28940亿元,期末余额为42245亿元,比年初增加7672亿元,有效弥补了银行体系中长期流动性缺口,成为央行基础货币供给的重要渠道。

    广义货币(M2)方面,一年来,M2增速呈持续稳步下行趋势;7月末,M2余额162.9万亿元,同比增长9.2%,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2个和1个百分点。仇高擎表示,货币供应增速有所降低,是稳健中性货币政策和去杠杆、强监管取得阶段性成果的表现,也可以说是金融进一步脱虚向实、更好服务实体经济的反映。

    李建军也表示,在金融去杠杆过程中,减少多层嵌套、资金空转已取得初步成效。表外融资占社会融资规模的比重由1月份的33%降至-0.05%。“由于中间嵌套环节减少,货币可以由央行通过银行或资本市场直接对接实体经济,对M2的需求也会下降。同时,房地产市场已经趋稳,开发贷和住户部门贷款增速回落,相应的货币需求也有所下降。因此,当前的M2增速较适宜,不需要货币政策偏积极。”

    央行近期发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下一步,公开市场操作将增强主动投放和回笼的灵活性,研究丰富逆回购期限品种,提高资金面稳定性,并引导金融机构优化资产负债期限结构,维护银行体系流动性基本稳定、中性适度。

    对此,李建军强调,流动性调控的目的是不松不紧,即提供能够确保实体经济增长所需货币。未来需要利用期限更加丰富、操作更加频繁的公开市场货币政策工具,因为此类工具比较灵活,适用于央行对流动性的主动管理。至于期限品种如何丰富,要看银行间市场、金融体系需要多少流动性,这也正是“削峰填谷”的意义所在。

    近期,人民币汇率基本打破了贬值预期,较年初升值4%。李建军认为,人民币汇率趋稳对于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而言,意味着货币政策的空间较年初加大。“即便美联储进一步加息,我们也可以伺机而动,而非一定随之加息,这给了货币政策一定的主动权。”另外,事实上,今年上半年,MLF已经升息20个基点,DR007保持3%左右,利率水平已经不低。另外,从经济基本面看,近期出口比较强劲,上半年GDP保持6.9%这一较高增速,这些因素对于货币政策主动作为很有帮助。

    “稳货币+强监管”组合定调

    近期央行宣布,拟于2018年一季度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李建军认为,这意味着“稳货币+强监管”组合已定调,下一步,货币政策需要围绕如何支持实体经济增长做文章。

    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显示,基础货币由今年1月份的307810.72亿元降至7月份的299098.02亿元。对此,上述报告指出,从结构来看,这主要与超额存款准备金总量出现一定下降有关。其中,近年来,央行完善货币政策操作框架、提高公开市场操作频率,也使得银行体系超额存款准备金需求明显降低。

    不过,2017年3月末和6月末,基础货币仍较去年同期分别增长6.71%和5.19%。仇高擎分析称,由于M2增速超过基础货币增速,倒算下来广义货币乘数有所上升。6月末货币乘数为5.37,比去年末上升0.35个百分点,这说明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较为畅通,商业银行并未因去杠杆、强监管而“惜贷”,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并未受到影响。

    从货币供应构成来看,M2主要包括M1(流通中货币、单位活期存款)和单位定期存款、个人存款、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仇高擎分析称,主要受现金回笼较多影响,M1同比增速持续显著下行,与M2的“剪刀差”总体上延续了近一年来收窄趋势。受稳健中性货币政策与去杠杆因素的影响,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增速放缓,余额呈现波动态势,加之单位定期存款和个人存款增速的降低(可能受强监管和存款分流的影响),共同带动M2增速下行。

    M2是存款类金融机构资金来源即负债,主要是由上述机构的资金运用所派生而来。因而,从M2的“形成渠道”看,包括住户贷款与非金融企业贷款(一般贷款)、外汇占款、非存款类金融机构贷款、债券股权与其他投资等内容。此外,财政存款(货币当局资产负债表“政府存款”科目)的增加(缴税)或者减少(财政支出)也会导致M2的减少或者增加。

    具体来看,仇高擎表示,去年下半年以来,随着去杠杆、强监管的推进,一方面,社会融资“回表”、信贷占比上升,一般贷款的持续较快增长,成为拉动M2增长的最重要因素;另一方面,非存款类金融机构贷款、债券股权与其他投资增速下降甚至负增长,拉低M2增速。而财政存款季节性波动特征明显,往往是季度初汇缴税款、拉低M2增速,季度末集中支出、增加货币供应。从外汇占款变动情况看,在前些年人民币稳步升值期间,外汇占款增加较多,成为货币供应量的主要增量来源之一。而近两年来,由于人民币贬值预期因素的影响,外汇占款持续负增长,其对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基本上是负贡献。但从边际来看,由于人民币贬值预期逐步扭转,自去年年末以来,外汇占款降幅逐步收敛、趋近于零,未来一段时间有望转为正增长。

    据李建军测算,目前,我国M2占GDP的比值约为2.08,意味着每投入2.08个货币能够产生1个GDP。“1990年这一比值为0.8左右,那时候货币很强大,美国现在的水平即为0.8左右。M2占GDP的比值如果太高,意味着或会引发通胀,或存在资产泡沫。通过降低M2增速,未来这一比值水平可能会降低到2以下。”李建军称。

图说天下
中国资本证券网-实事内容页右侧栏

版权所有©中国资本证券网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10号 京ICP备12049052号 京ICP证100487号

资本证券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2031700 网站电话:010-84372800 网站传真:010-84372566 电子邮件:webmaster@ccstoc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