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指定创业板信息披露网站  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报纸  中国银监会指定披露信托信息报纸  中国保监会指定披露保险信息报纸  证券日报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经济 > 正文

上半年工企利润总额3.63万亿 煤炭业同比大增近20倍

文章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更新时间: 2017-07-28 07:46

    同样是价格上涨,但今年上半年购进价格和出厂价格两者涨幅之间的“剪刀差”,却让分处产业链上下游的工业企业感受截然不同——比如作为上游原材料行业的煤炭开采和洗选业,1~6月利润总额同比大增19.7倍;可对产业链中下游的工业企业来说,出厂价涨幅若不能抵消购进价格涨幅,那么企业利润就只能缩水,就好比电力和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34.6%。

    不过国家统计局昨日发布的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速,却会在一定程度上让中下游的企业吃下定心丸——当6月购进价格同比涨幅和出厂价格同比涨幅差距大幅收窄之后,企业主营业务增加的收入,与因购进价格上涨而导致的成本增加两相对应,收支相抵后利润增加约809亿元,比5月份多增加501亿元。

    今年上半年对多数工业企业来说,无疑是过得比较“滋润”的一段时期。国家统计局7月27日公布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3.63万亿元,同比增长22%,与去年全年8.5%增速相比,今年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大幅加快。不过也应当看到,今年1~6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实际上呈逐月放缓势头——1~2月增速一度高达31.5%,而到1~6月则逐步回落至22%,比1~5月份再放缓0.7个百分点,成为上半年增速低点。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江飞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原材料行业利润增速在整个工业企业中最为明显。目前煤炭价格持续上涨也可能影响钢铁、电力等企业利润增长。”

    记者梳理发现,在1~6月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中,购进价格同比涨幅和出厂价格同比涨幅之间的差距分别是1.5、2.1、2.4、2.6、2.5和1.8,这也意味着,二者间差距在5月首次出现收窄,之后6月份收窄的幅度大大增加。对于下游企业来说,这无疑是一大喜讯。

    中下游企业利润增势向好

    对上半年增速呈现逐月放缓的态势,江飞涛认为,季节性因素为工企利润增速持续下降的原因之一。另外,去年同期基数较低也导致一季度增速格外显眼。

    虽然上半年增速总体呈逐月放缓之势,但是从单月数据来看,6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9.1%,增速比5月份增加2.4个百分点。在7月27日国新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邢志宏表示,市场需求稳中向好,产品销售继续加快,降成本的效应持续显现等,是企业利润出现积极变化的主要原因。

    分行业来看,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采矿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3.4倍,其利润增速远高于制造业18.5%的增速。

    “在上半年工业企业利润的大幅增长中,原材料行业作出巨大贡献,煤炭、钢铁、黑色金属等行业都有较大增长,除去原材料产业,其他产业增速明显低于整体。”江飞涛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工业企业利润增长也开始向中下游传递。邢志宏分析说,上游企业在新增利润中占比逐步下降,而中下游的行业和高技术产业的利润占比在不断提升。

    以6月份数据为例,整个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新增利润当中,装备制造业的份额已经达到了40.7%,比5月份提高了11.3个百分点。高技术制造业利润占比达到了19.3%,比5月份提高了0.6个百分点。采矿业是典型的上游行业,利润占比与5月份相比下降了13.4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下降。另外,此前数月钢铁、煤炭、石油等上游行业价格明显上涨,支撑了这些行业利润大幅上升,同时也加大了中下游行业的成本压力,但从6月数据来看,工业企业出厂价格增速保持稳定,原材料购进价格涨幅回落,这也利好中下游企业利润增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初步测算,因出厂价格上涨5.5%,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增加约5977亿元;因购进价格上涨7.3%,企业主营业务成本增加约5168亿元,收支相抵,利润增加约809亿元,比5月份多增加501亿元。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对记者表示,出厂价格包括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价格增幅持平意味着下游需求没有改变,购进价格则主要包括原材料或半成品,这意味着原材料成本的下降带动工业企业利润改善。

    煤炭行业利润大增近20倍

    上半年,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9.7倍,在41个工业大类中高居首位,遥遥领先于其他行业。

    目前煤炭价格上涨支持了行业利润的大幅攀升。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与7月上旬相比,7月中旬纳入统计的各种类煤炭价格都呈上涨态势。

    对于煤价上涨,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严鹏程曾在新闻发布会上向《每日经济新闻》解释了四方面原因,分别是经济回暖带动煤电、钢铁、化工等主要耗煤产品产量快速增长;全国重点水电厂蓄能值同比下降导致电煤消耗增加;一些煤炭调入省份产能退出力度确实比较大;以及主要产煤地区加强安全环保执法检查,一些不符合要求的煤矿停产整改,客观上也对正常供应带来一定影响。

    为平抑煤价,维护市场稳定,严鹏程表示,下一步,国家发改委将采取加快优质产能释放、增加运力协调保障、促进清洁能源多发满发、推动中长期合同签订履约、建立健全企业社会责任储备制度以及积极引导市场预期等六项措施。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在7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也提到,现在煤炭价格回升确实是比较快的,因素也是比较复杂的,在这个过程中,下一步可能需要对前一个阶段去产能的做法作一些微调。

    “要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化解过剩产能的牛鼻子,更多要通过处置那些僵尸企业来达到化解过剩产能的目的,然后释放它占用的信贷等要素资源,转移到其他的领域当中去。”杨伟民说。

图说天下
中国资本证券网-实事内容页右侧栏

版权所有©中国资本证券网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10号 京ICP备12049052号 京ICP证100487号

资本证券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2031700 网站电话:010-84372800 网站传真:010-84372566 电子邮件:webmaster@ccstoc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