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指定创业板信息披露网站  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报纸  中国银监会指定披露信托信息报纸  中国保监会指定披露保险信息报纸  证券日报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经济 > 正文

新煤电矛盾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更新时间: 2016-12-02 16:07

    新煤电矛盾

    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煤炭价格在去年大幅下跌后出现大幅反弹,这使得煤电企业业绩出现转折,今年9月,五大发电集团煤电板块的利润已经由正转负,亏损3亿元。去年同期,该数据为实现利润64亿元;10月,上述亏损额进一步扩大至26亿元。

    在这种背景下,国家发改委等部门进行了稳煤价措施,包括煤炭与电力、钢铁企业签订中长期协议,加大煤炭供给等。煤炭价格出现稳定的迹象,但是由于冬季用煤高峰,煤炭价格大幅下调的可能性较低,因此煤电企业业绩将继续承压。

    导读

    “燃料成本一般占煤电企业生产成本的70%左右,今年10月份的时候,装机容量在30万千瓦的发电企业已经开始亏损,60万千瓦的勉强保本,煤价要是再涨下去,行业大部分煤机都要亏钱了。”安徽一家煤电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去年煤价跌跌不休,五大发电集团利润创13年新高;今年煤价逆袭V字反弹,钢铁、煤电企业的成本大幅上涨。Wind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五家发电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共实现利润108.43亿,较去年同期的287亿相比少赚了179亿,大幅下降62.2%。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规划部副主任张琳指出,“煤电企业盈利拐点已经到来。”

    煤电企业业绩承压

    11月23日下午,宝钢、首钢、鞍钢等6家大型国有钢企与山西焦煤集团在京签署焦煤购销长协,将从12月1日起正式执行。

    这是在煤价V字反弹且持续上涨的背景下,发改委倡导长协稳定价后,煤炭企业与下游签订的又一批煤炭购销长协。

    此前11月8日和11日,神华集团、中煤能源集团分别与五大发电集团签订了电煤中长期购销合同,锁定了资源和运力,合同确定5500大卡的动力煤基准价535元/吨。该长协同样将于12月1日起开始执行。

    此前,钢铁企业、电力企业也曾与上游煤炭企业签订过长协,但在长协中敲定煤炭供应基准价的情况却很少见。

    钢企、电企之所以积极接受以略低于市场价的基准价签定长协,是因为今年以来煤炭价格超乎预期的持续上涨所带来的巨大压力。

    受煤炭行业去产能及全年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影响,今年初以来,山西、陕西等主要产煤区及沿海港口的煤价出现大幅上涨态势。截至11月24日,秦皇岛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已达601元/吨,较1月份的371元/吨上涨超过60%。

    “燃料成本一般占煤电企业生产成本的70%左右,今年10月份的时候,装机容量在30万千瓦的发电企业已经开始亏损,60万千瓦的勉强保本,煤价要是再涨下去,行业大部分煤机都要亏钱了。”安徽一家煤电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该发电企业目前已介于盈亏边缘。

    11月22日举行的“十三五”电力发展机遇与挑战专家讨论会上,华北电力大学教授袁家海表示,下半年以来,煤炭价格上涨使煤电企业生产成本平均上升约4-6分/度。

    受煤价上涨因素影响,五大发电集团的煤电板块利润大幅缩水。今年9月,五大发电集团煤电板块的利润已经由正转负,亏损3亿元。去年同期,该数据为实现利润64亿元;10月,上述亏损额进一步扩大至26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Wind终端梳理五大电力旗下上市公司——华能国际(600011.SH)、国电电力(600795.SH)、大唐发电(601991.SH)、华电国际(600027.SH)、上海电力(600021.SH)的业绩进行统计。结果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五家上市公司共实现利润108.4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87亿相比少赚了179亿,大幅下降62.2%。

    与上述数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就在年初,五大发电集团才刚收获了自2002年电改以来最好的利润成绩单。国家电投2015年全年实现利润139.68亿元,创历史最好水平;2015年,大唐集团实现利润171.36亿元,创组建以来最好水平;华电集团完成利润256亿元,同比增长24.5%。

    除了煤价上涨,煤电机组利用小时数的持续下降导致发电量减少,也成为造成煤电企业的收益下降的叠加因素。

    “今年电改力度比较大,年初煤价还在低位的时候,发改委下调了燃煤电厂上网电价。这就直接影响了电厂的利润。但谁也没料到,煤价后来涨得那么快,加上行业火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也在下降,电厂的压力越来越大。”上述煤电企业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2日会上,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规划部副主任张琳指出,随着煤炭价格持续上涨,煤电企业盈利拐点已经到来。

    发改委稳煤价

    针对持续疯涨的煤价,发改委9月以来多次召开专题会,并协调铁路运力、大型煤企释放产能等多方协调部署,试图给火爆的市场降温。目前,飞涨的煤价暂时“退烧”。

    今年9月,针对动力煤价格暴涨供应紧张的情况,发改委等部门紧急开会协调神华、中煤等大型煤企释放先进产能。当时批准神华等部分煤企按330个工作日率先释放先进产能补充市场库存,但期限定在今年年末。此前,为了化解煤炭过剩产能,全国煤矿自4月起按全年作业时间不超276个工作日执行,现有合规产能也按0.84系数折算取舍,作为新的合规产能。

    11月3日,发改委召集主要煤炭企业召开“规范煤炭企业价格行为提醒告诫会”。随后,神华、中煤和伊泰三大煤企带头下调煤价。

    11月9日,发改委召开“鼓励签订中长期合同,促进煤炭及相关行业持续发展”发布会。发改委副秘书长许昆林表示,“近期发改委等部门正在研究,把释放产能的期限,从原来的年底延长到今冬明春供暖期结束。”接下来,有关部门还将根据供需形势变化,研究建立先进产能释放的长效机制。

    在协调煤企稳煤价、释放产能的同时,发改委等政府部门还同步协调了铁总等单位进行运输线路的调度。

    目前,铁路煤炭的运量有了较大的增加。10月份全国铁路煤炭运量完成1.7亿吨,同比增长6.6%,11月第一周煤炭运量完成近4000万吨,同比增长10.2%,增幅进一步扩大。截至11月23日,秦皇岛港煤炭库存已从月初447万吨上升至651万吨,日均增幅达8.9万吨。

    在23日山西焦煤集团与六大钢铁企业长协签订仪式上,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受多种因素影响,钢铁煤炭出现价格过快上涨的情况,但目前的供需基本面并不支持钢铁煤炭价格的大幅度上涨。”

    “煤价频繁出现大跌大涨,恐怕不是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所希望看到的。”前述发电企业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能够坐在一起,签订基准价让双方都能接受的长期合同,其实是一个上下游双赢的明智选择。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发改委暂时批准276个工作日限产政策适当放宽至明年春季供暖结束,但预计未来不会全面取消276个工作日政策。”他认为,此前煤炭去产能刚刚取得效果,全面放开对后期市场会带来巨大影响。姜智敏称,随着近期先进煤炭产能的增产释放,煤炭市场将有望实现供需平衡。

    卓创资讯动力煤分析师荆文娟表示,综合来看,当前国内动力煤市场利空消息不断涌现,煤价下行趋势日渐明显。但受冬季用煤刚需的支撑,预计煤价短期内下调幅度或有限。

    因此,在煤价短期不会大跌甚至仍可能上下波动情况下,煤电企业四季度的燃料成本仍将逼近甚至超过损益平衡点。这也意味着五大电企旗下的燃煤电厂四季度业绩仍将承压,不排除部分出现小幅亏损的情况。

图说天下
中国资本证券网-实事内容页右侧栏

版权所有©中国资本证券网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10号 京ICP备12049052号 京ICP证100487号

资本证券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2031700 网站电话:010-84372800 网站传真:010-84372566 电子邮件:webmaster@ccstoc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