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指定创业板信息披露网站  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报纸  中国银监会指定披露信托信息报纸  中国保监会指定披露保险信息报纸  证券日报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砥砺奋进的五年特别报道 > 正文

帮助高净值客户做好慈善 国投泰康信托为西部孩子筑造“梦想教室”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  更新时间: 2017-08-07 01:05

    ■本报记者 徐天晓

    近日,《证券日报》记者赶赴甘肃省庆阳市合水县吉岘九年制学校(以下简称“吉岘学校”)采访时,校长任国栋连声说“没想到”。

    2016年9月份,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委托国投泰康信托成立了首期规模1000万元的“国投慈善1号慈善信托”,主要用于对甘肃省合水县和宁县的定点扶贫工作。吉岘学校的“梦想教室”便是慈善信托捐建的重点项目之一。任国栋介绍说,在这个以留守儿童为主体的学校中,“梦想教室”成为孩子拓宽视野、连接世界的工具。

    去年9月份,《慈善法》正式实施,信托公司沉淀了数年的公益热情被瞬间点燃。当年9月1日,国投泰康信托在业内率先推出慈善信托。今年上半年,全国成功备案的慈善信托产品便达到30单,初始资金规模超过1亿元。

    合水县的“梦想中心”

    从北京南苑机场飞行不到两小时,便可抵达甘肃省庆阳市。再从这里搭乘公共汽车,经过不到两个小时的路程,便可到达合水县。吉岘学校就位于合水的吉岘乡。

    2016年7月份,吉岘学校被确定为“国投慈善1号慈善信托”捐助“梦想教室”项目的试点学校。“梦想教室”是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以下简称“真爱梦想基金会”)的主要项目。这家专注农村素养教育的基金会,力图通过提供系统化的公益产品和服务,改善教育的不均衡状况。

    任国栋非常热情地带领记者参观了刚刚落成半年有余的新教室。

    记者看到,墙壁上橙黄相间的色彩充满了青春气息。教室最前面放置着先进灵巧的超短焦投影设备;教室里横二竖四摆放着8张课桌,每张课桌可供8人围坐。

    教室两侧放置了书柜。每张课桌配有四台PAD——“图书和互联网是开放的,孩子们可以围在一起探究未知的世界;演讲台是鲜艳且低矮的,乡村儿童被鼓励面对公众侃侃而谈……孩子们在充满现代感和活跃气氛的环境中不仅能够开阔视野,更可以产生对知识的尊重,享受学习的乐趣。”真爱梦想基金会如此介绍“梦想教室”。

    由于时值暑假,记者未能领略到“梦想教室”上课的情景,不过,采访中记者得知,这间坐落于乡里的教室颇受欢迎,常常从早上到晚上,甚至连吃饭的时间也包括在内,都会有孩子来此上课。

    任校长对记者介绍说,村里的孩子们非常喜欢梦想中心课,收获也很多。尤其是一些原本内向的孩子,在接触到这一个课程后,会变得非常积极踊跃——无论是在梦想课程还是其他课程,都能积极地发表自己的观点。

    “我们这里70%-80%的学生为留守儿童,其中也有很多单亲家庭、精准扶贫户家庭的孩子。一直以来,农村孩子和城里孩子相比,会有一种自卑感。梦想中心课程的开展,让他们在精神上可以成为‘富翁’”,任校长说。

    为《慈善法》提建议

    自2013年至今,国投泰康信托已援建了8个“梦想中心”。不过,除了去年通过慈善信托援建的两个项目,此前的6个项目不乏波折。

    2013年,国投泰康信托(前国投信托)成立了“仁爱壹号·员工爱心信托”,第一次向上海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进行捐赠,用于建设“梦想中心”等。

    据和晋予介绍,国投泰康信托起初想开发一个标准化的公益信托,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遇到了很大的障碍。

    这是因为,2001年实施的《信托法》虽明确了公益信托设立和受托人的确定应当经有关公益事业管理机构批准,但并未明确“公益事业管理机构”是谁,使得公益信托面临审批无门的尴尬。

    和晋予指出,“公益事业管理机构”不明确,实质上包含着两个问题:第一是“由谁来管”的问题;第二是“去哪备案”的问题。“比如我们公司在北京,但是公益项目地在上海,我们就不清楚到底应该去哪个地区审批。”

    当年,为了设立公益信托,国投泰康信托的工作人员奔波于北京和上海的民政部门,但最终未能成立名字中带“公益信托”四字的标准公益信托,仅成立了不需备案的准公益信托。

    事实上,由于公益信托发展面临重重障碍,与营业信托相比,其规模扩张缓慢。信托业协会的《中国信托业2014年度社会责任报告》显示,在当年,信托业开展公益、准公益信托项目47个,涉及信托资产规模达18.6亿元。与当年数万亿元的信托资产增量相比,有很大的差距。

    不过,尽管国投泰康信托未能按照《信托法》要求设立标准公益信托,但长期的准公益信托实践以及与各地民政部门的频繁沟通,使后者逐渐认识到国投泰康信托在公益慈善领域的专业研究和不懈追求。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原因,国投泰康信托先后两次受邀参与了全国人大法工委组织的《慈善法》立法论证会,并提出了“要明确慈善信托的备案人为民政部门,并且必须是受托人所在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的建议。

    “之所以提出备案机关为‘受托人所在地的民政部门’,是因为在慈善信托成立后,受托人负有不可推卸的受托责任。慈善信托的监管核心为受托人监管,而在受托人所在地民政部门备案,便于民政部门对受托人进行长期的跟踪和监管”,和晋予说。最终,这一提议被采纳。

    长跑刚刚开始

    去年3月16日,《慈善法》经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并于当年9月1日正式实施。

    去年9月1日当天,包括国投泰康信托在内,有约10家信托公司推出了慈善信托。其中,国投泰康信托的“国投慈善1号慈善信托”、“真爱梦想1号教育慈善信托”分别获北京民政部备案编号“1号”、“2号”,成为业内前两单慈善信托。

    尽管每年信托管理规模都在以万亿元为单位增长,但以股权为委托资产设立信托计划,仍是凤毛麟角。

    今年4月21日,国投泰康信托备案了业内首单股权类慈善信托“国投泰康信托2017年真爱梦想2号教育慈善信托”,委托人为自然人,股权的公允价值为48万元。信托目的是“支持素养教育研究和推广”,上海真爱梦想基金会担任慈善信托的慈善项目执行人。

    与资金类信托相比,股权类信托发起设立的复杂程度要高得多。据国投泰康信托研究发展部的沈苗妙介绍,首先,在尽职调查阶段,要调查委托人委托的股权是否合法,是否有处置权等;其次,在股权交付环节,要根据股权的不同形式确定不同的过户方式;最后,在信托成立后进行公益支出时,还要根据股权分红是否足额,确定是否要处置股权,这又涉及到股权的估值、出售等问题。另外,受托人作为此笔股权的名义所有人,还要履行股东责任,留意影响股价或股权处置的因素并采取针对性的措施等。

    同时,无论是以企业委托股权还是以个人委托股权的形式开展信托计划,均不可避免的要按照所交付股权的公允价值计算股权增值部分缴纳所得税额,这会让股权类信托的委托人背上沉重的纳税负担。

    这也是为何第一单股权慈善信托规模如此低的原因。“不是募集不到更高的规模,而是过大的规模可能会给委托人带来更多负担”,和晋予称。

    事实上,在研究设立股权类慈善信托的过程中,也曾有监管层人士询问过国投泰康信托,为何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去开发这样一支产品,而不是等待制度完善。但在和晋予看来,股权捐赠市场的需求已比较普遍。“在开展慈善活动时,经常有企业或个人询问能不能把持有的股权捐赠出一部分,通过持续产生的收益用于慈善活动。”

    “不能因政策不完善就却步。项目开发的过程中确实有面临种种困境,但是我们仍然要以项目落地为导向,并在开发的过程中,把问题都摆出来,看看哪些是可以解决的,哪些是不可解决的,并希望能藉此推动政策的进一步完善,以满足市场的需求”,和晋予认为。

    2017年4月,在股权慈善信托成立时,傅强称,在信托业转型不断深化的背景下,国投泰康信托已将慈善信托作为未来重要的战略性业务,通过自身专业的受托管理能力和研究优势,有效汇聚更多慈善资源,持续推动慈善信托的创新发展和落地规范运作。

    “慈善信托本身具有安全性、持续性、灵活性等特点。慈善信托的开启,相当于为慈善事业建立了更加高效透明的通道,对社会进步具有战略意义。发展慈善信托可以有效满足高净值客户这类需求。这也符合监管机构所倡导的业务方向,所以说我们把它当成一项战略性业务”,傅强对本报记者称。

(徐天晓)

图说天下
中国资本证券网-实事内容页右侧栏

版权所有©中国资本证券网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10号 京ICP备12049052号 京ICP证100487号

资本证券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2031700 网站电话:010-84372800 网站传真:010-84372566 电子邮件:webmaster@ccstock.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