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证监会指定创业板信息披露网站  中国证监会指定披露上市公司信息报纸  中国银监会指定披露信托信息报纸  中国保监会指定披露保险信息报纸  证券日报官方网站

网站首页 > 财经频道 > 房产新闻 > 正文

防范人民币贬值引发一线楼市风险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更新时间: 2016-10-20 05:09

    任寿根

    一线楼市已成

    中国经济一号问题

    房地产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的痼疾。中国经济存在三个过度极化问题,即区域发展过度极化、收入分配过度极化、产业发展过度极化。产业发展过度极化中的房地产业问题已成为其中的最大问题。一线城市楼市问题已成为中国经济的一号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

    一线城市楼市问题是中国区域经济失衡发展的集中表现。中国一线城市房价已基本达到甚至超过发达国家一线城市水平。一线城市房地产业积聚了大量银行部门资金,如果一线城市楼市出现急挫,政府干预或稳定成本极高,甚至难以达到目标。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历史经验表明,当一线城市楼市出现剧烈波动时,由于政府资金与楼市累积的资金已不在一个级别上,政府稳定措施往往难以奏效。所以,中国未来一线城市楼市走向已成为中国会否出现金融风险的风向标。

    中国反复采取限购限贷等行政措施,抑制房地产过热现象,主要是为了防范金融风险。一线城市房地产累积了大量资金进入,如果一线城市楼市出现大波动,势必引起巨大风险。从历史经验看,发达国家一线楼市出现大的问题,要么是国内经济运行或国内经济政策引发,要么是国外爆发金融危机或国外的经济政策间接引发。中国同样也是如此。

    人民币贬值或引发

    一线楼市风险

    有观点称,中国采取的限购限贷措施是最严厉的调控措施,实则这些调控措施是温和型的。真正严厉的是其他政策措施。中国真正引发一线楼市崩盘或大跌的国内政策因素有哪些呢?

    从中国国内因素看,引发一线楼市崩盘的因素有两个:一是货币政策收紧,比如加息,提高银行存款准备金率等;二是推动真正的房产税改革。显然,在相当一段时期内,这两个因素都不存在。房地产业是资本密集型产业,房价特别是一线城市的房价,对货币供给量以及货币使用成本最为敏感,国内货币政策对一线楼市房价走势影响最为关键。由于名义上的通货膨胀率较低,依靠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存在惯性,中国采取加息的货币政策尚不存在基础。房产税制度改革“路漫漫”。所以,真正影响一线城市楼市的因素一定来自境外因素。而境外因素是境内难以控制的。这些境外影响因素中的核心是美国加息。加息往往会引发一线城市楼市崩盘。1991年日本楼市崩盘,房价开始暴跌。引发日本此次楼市崩盘的因素主要有两个,其中一个便是加息。引发次贷危机的同样是当时美国加息,2004年6月至2006年6月,美国连续17次加息。未来美国政府采取的一项必然措施是,用加息推高美元指数,吸引国际资本流入美国。美联储是“太极拳”高手,每天举着加息大棒,但又不落下来,以此影响国际资本走向。从美国经济表现看,证明美国采取此举已取得预期效果。

    美国为什么敢于加息,或为什么敢于将其货币政策进入加息通道?其原因在于,美国经济自2013年第三季度已经进入新一轮的20年黄金发展期。美国一系列经济数据表明,美国经济表现出强劲势头,美国失业率已经降到4.8%左右,这个关键数据与美国经济历次黄金发展期差不多甚至还低。尽管衡量美国经济状况的指标很多,但毫无疑问,失业率这个指标是其中最重要的指标。我们应该对美国经济的发展状况及其趋势有正确的判断,不应低估美国逐步加息的可能性,应对此采取足够的应对措施。

    那么,美国加息与一线楼市有何关联呢?

    美国逐步加息,本身就会导致美元逐步升值,美元指数呈现震荡上升态势,加上英国脱欧,英镑、欧元贬值,会进一步助推美元升值。中国为了不刺破一线楼市房地产泡沫,只有保持充足的流动性,否则,一线楼市泡沫必然破裂。其结果是,人民币对美元继续贬值,投资者抛售人民币资产,中国一线楼市房地产会受到巨大影响。

    有观点指出,应让人民币保持逐步贬值的趋势。让人民币逐步贬值比人民币一次贬值更为可怕,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会更大。因为,人民币一次性贬值,可以“锁住”一些资金不流出,而如果人民币呈现逐步贬值趋势,境外投资者采取的策略是,观望等待人民币贬值几年再进入中国,这样,在这个所谓人民币逐步贬值的过程中,国际资本不会流入中国。此外,已经在国内的国际资本以及国内资本也会逐步流出中国,类似于资本市场的“阴跌”,对投资者心理冲击更大,对中国一线楼市必然产生打压。

    稳定人民币汇率的

    三个措施

    吸取发达国家经验,结合中国实际,应对当前经济格局的办法有三个。

    第一,人民币国际化应缓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金融改革的必然方向,但任何改革都必须把握节奏。人民币国际化之前,资金流出中国会受到限制,而如果人民币国际化加速,资金流出中国的通道彻底打开之后,在人民币贬值预期的情况下,资金会加速流出中国。

    第二,中国政府应继续抛售美元资产,逐步逢低购入黄金,为人民币汇率稳定提供支撑。美国外汇储备中黄金8000余吨,占其外汇储备的70%以上。中国外汇储备中黄金不到2000吨,占外汇储备的比例不及2%。中国应趁黄金价格大跌时大规模增持黄金。黄金不仅是应对金融风险的利器,也是中国应对美国逐步加息、美元升值的法宝。中国应继续逐步抛售美债,转购黄金,增加黄金在外汇储备中的比重。

    第三,不再进行大规模货币放水,货币政策应回归中性,经济增长应转向主要依靠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对经济增长的刺激效应已逐步降低为零,甚至为负。处于衰退边缘的欧洲国家都准备放弃依靠货币政策刺激经济的做法。中国继续依靠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不仅对实体经济无益,反而进一步推高房地产泡沫。稳定经济增长,应转向财政政策。财政政策稳定经济增长,应注意优化财政结构,财政支出应对中西部地区倾斜,应对先进制造业进行倾斜。

    (作者系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图说天下
中国资本证券网-实事内容页右侧栏
线

版权所有©中国资本证券网    公安备案号(京公网安备110105013245)    京ICP备12049052号 京ICP证100487号

资本证券网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法律申明,风险自负。

证券日报社电话:010-82031700 网站电话:010-84372800 网站传真:010-84372566 电子邮件:webmaster@ccstock.cn